關於部落格
美食的、文學的、生活的、健康的、廚房的風景人情,都是我們樂於分享給大家的
  • 8043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食桌情景》巢與食 池波正太郎

 

 我吃的是否是大餐這點先姑且不論,就用餐的型態而言倒真是如其所言。
 
  首先,我會自己一個人先用餐,妻子在幫我準備餐點的同時,母親則在與廚房相鄰的和室角落裡打理自己和妻子的餐桌。等到我開始飯後的小酌時,母親和妻子才開始進食,然後一家的用餐時間也隨之結束。這其間,在我酒興闌珊時,妻子也會幫我端來食物和下酒小菜,這就是我們家每天的用餐模式。或許誰都會想:「全家人一起用餐不是很好嗎?」但會演變成這種模式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二十幾年前我剛結婚的時候,理所當然的,我開始被迫夾在妻子和母親這兩個女人之間過日子。當時戰爭剛結束,還沒有小家庭這個字眼,也沒有電視,那是個離洗衣機還很遙遠的年代。
 
  母親當時正值氣盛之年,妻子的個性也頗為強硬,「爭執」的戲碼也就毫不意外地上演了。於是,身為一家之主,我不得不陷入是要「屈服於這兩個女人」還是「讓這兩個女人屈服」的困難選擇中。
 
 
 
  爭執的火苗是從廚房開始蔓延的。
 
  從米飯的軟硬、味噌湯的味道到醃菜的方法等等都會引發這對婆媳的戰爭。
 


  於是我強硬地表明:「我要自己一個人吃飯,我的飯由妳(妻子)來做!妳和妳(母親)要吃的由妳(母親)來做!我吃完了以後妳們再吃。」而兩人也屈服了。這個習慣就這樣一直持續至今,二十年後的現在,妻子會不端架子地在客人面前說:「燉煮食物果然還是老人家比較厲害呢!」而母親偶爾也會幫我做我愛的涼拌豆腐。對我們這些在現代社會中生活的人類而言,「巢」還是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在這個「巢」中,家人是絕對必要的存在;此外,裡頭的家人也必須要時時保持健康,並且全力支持工作養家的男人。不然的話,人類的巢也就失去其存在意義了。但,這個「築巢」的工作要完成卻需要十年甚至十五年以上相當長久的歲月,對女眷而言如此,對男人而言亦然。
 
  尤其像我這樣一整天都必須待在家裡的職業──也就是所謂「在家工作」──的情況下,每天的三餐也就變得異常重要。雖然不需要餐餐大魚大肉,但要是沒有好好吃上一頓飯的話,對我的工作也會有負面影響。心情愉悅地用餐不但是保持健康的不二法門,巢中的氣氛要是過於低落的話,就算是眼前端上高級的牛排特餐,也會讓人有種「屍骨無存」的錯覺。
 
  我相信,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對「築巢」有所貢獻,而我選擇的方法則是製造出妻子和母親「共同的敵人」來改善她們之間的關係。因此,我全力利用咆哮、怒罵、叫囂、威脅、恐嚇等各種手段來包裝自己的壞人形象。
 
  時至今日,每當我要外出旅行,有幾日不在家的情況下,母親和妻子都會露出歡欣的表情,母親更是會腳步輕快地走到月曆前面,用紅筆在我旅行的那幾天裡做上記號。
 
 
  要當這樣的壞人必須有所覺悟,對母親和妻子都不可以有任何的偏袒,一絲絲都不行。在斥責過妻子的隔天,就算勉強也要找出理由來斥責母親;挑剔過母親之後,沒事也要挑剔一下妻子。
 
  此外,除了孝敬母親外,對岳母也必須有所表示,我帶母親去旅行時,岳母也一定會一起同行。如此一來,雙方母親的感情較為親近之後,對我和妻子而言也會有較好的影響。而要是實在無法抽出時間去旅行的話,只是請吃一客蓋飯也不無小補。
 
  為了表示自己沒有一絲偏袒,我每年都至少會帶妻子出去旅行一次。
 



  「就是有對旅行的期待,所以我才可以勉強忍受這些平常日子的。」對於有著這種想法的妻子,當然就更不可以讓她失望了。也因此,不管工作多麼忙碌,只有這一點我一定會確實執行,就算只是當天來回的小旅行,我也會確實做到。因為要是不這樣做的話,我又怎能讓家裡的這兩個女人服從在我的「威望」之下呢?
 

  男人這種生物,只要對事情一有「好麻煩啊!」的想法之後,就絕對不會想去做了。因此,要不是時時帶著興味盎然的心情,精心算計著要把這兩個女人間的距離漸漸拉近的話,是無法支撐長久歲月的。
 
  就我的情況而言,這樣「處處」留意的習慣倒是對我的寫作工作有很大的幫助,畢竟只會命令她們「東西給我煮好吃點!」也不是辦法。再說,要讓家裡的兩個女人對料理工作產生興趣,不帶她們出去吃些真正好吃的東西是不行的,就算只是最普通的咖哩飯也一樣。以前我曾讓妻子去參加過料理教室,第一天回來後她做的菜就截然不同。學習,真是件奧妙的事啊!
 
  不過話說回來,這五年來我們這個巢中的生活雖然是順利無礙,但還是有母親年事已高,我們兩夫婦也已經開始慢慢登上老年斜坡這樣的隱憂。年老這件事同時也暗示了會有更多未知的情況來破壞這個我們構築已久的巢吧?我有了新的覺悟,決心要好好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挑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